“北漂老人”离幸福有多远(今天怎么养老·异地

更新时间:2019-08-13

  编者的线世纪人类发展的普遍趋势和重大挑战。在中国,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.44亿,占总人口比重超过1/10。发达国家进入老龄社会时,人均GDP一般在5000到1万美元,而我国目前人均GDP刚过2000美元。养老保障负担加重、社会服务需求猛增,农村有“留守老人”、城市有“空巢老人”……作为拥有老年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,我们既面临共同课题,又应对特殊难题。

  关注发展,关注和谐,不能不关注养老。现代社会匆匆前行的人们,请慢下脚步,本报邀你一起,将目光投向身边的银发族,听听他们的故事,品品他们的盼与忧。

  这是一个极易被忽视的群体。为着亲情团聚、为着助落脚城市的子女一臂之力,他们年迈之际加入了流动人口的行列。在北京,就有这么一个越来越庞大的异地养老群体,人称“北漂老人”。

  与年轻“北漂族”遇到的生存和竞争压力不同,由于已经完成了生育、受教育、就业等人生阶段,他们的需求和问题往往更容易被忽视。异乡养老,他们面临什么样的现实难题?会遭遇哪些心理压力?翘望憧憬中的幸福生活,他们该如何调试自己,我们又该为他们做些什么?

  在北京很多小区,推着婴儿车天天转悠,或是大包小包拎着新鲜蔬果准备回家煮饭的老人里,不少是“北漂族”。这些来跟儿女团聚安享晚年的外地老人,往往家乡人羡慕自己儿女有出息的满足感还没消退,就陷入完全陌生的异乡生活。惯于“熟人社会”的他们,在北京会遇到哪些难题?

  靳阿姨51岁,去年从老家湖北宜昌的单位退休后,时间变得充裕起来。靳阿姨一寻思,干脆去北京女儿家养老,女儿忙于工作,也需要人照顾。

  到了北京,靳阿姨这才发现,对她这样说一口方言的外地人来说,京城生活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多彩。女儿小尹在北京某媒体做记者,经常整天不回家,靳阿姨只有自己打理一切。

  不会说普通话,靳阿姨常闹笑话。比如“多少钱”在方言里是“好多钱”,往往靳阿姨一句“好多钱”问出口,人家却目瞪口呆。尴尬事儿一多,靳阿姨就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  最难受的还是寂寞。女儿出门后,家里只剩她一个人,整天守着电视也无聊,出去溜达溜达吧,社区里没几个认识的,尝试过“主动出击”交朋友,可一张嘴一口方言,不好交流。

  “还不知怎么和女儿说,看她忙得连轴转,我只有自己扛着。”靳阿姨告诉我们,时间长了,感觉自己都没有以前开朗了,整天窝在家里,“即使出了门,也觉得很压抑”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曾以此为课题做过调查研究。主持课题的姜向群教授分析说,“北漂老人”大部分放弃了家乡社交关系、福利待遇,面临着适应新环境等诸多问题,如果无法自我调节,心理疾病就会乘虚而入。

  姜向群说,随着人口流动性的增强、城市化的发展以及独生和少生子女家庭的父母逐渐步入老年,异地养老人数会迅速增加。

  他建议,对外来老年人的心理问题,社区、街道或老年协会应担起责任,可以经常组织一些专门活动,帮助他们打开心扉,融入新环境。进行城市规划时,也应将异地养老这样的人口因素考虑进去。10月底刚刚通过的城乡规划法中已有类似要求,“今后相关部门对此落实如何,将关系到流动人口养老‘整盘棋’。”

  家住天通苑的王大妈是南昌人,她和老伴在北京的女儿家住了一年多。渐渐有了自己一圈玩伴,女儿女婿也孝顺,可王大妈这几天却打点行装,准备回趟老家。

  “回家办个医保手续,以前没想周全。”老伴有高血压,以前在南昌可以定期检查、取药,医保都能报销。可在北京,去趟医院就要好几百,什么都得自己花钱。前一阵听人说可以办个异地医保手续,在北京看病能回南昌报销,王大妈决定跟老伴回趟老家。

  像王大妈这样,生了病想回家乡看的“北漂老人”不在少数。据介绍,我国的医保政策是区域性的,各省各市各有政策,除了在当地指定医院就医外,去其他地方一般都得自费。对老年人来说,医疗花费几乎是最大支出,能否报销关系重大。

  记者拨打北京劳动保障热线得知,根据北京的医保政策,长期居住外地的参保人办一个异地安置手续,就可按北京标准报销。上海、杭州、南昌、广州、深圳等地都有类似规定。

  然而,报销手续繁琐、时间不确定是异地报销的最大弊病。王大妈的邻居李大爷是四川人,他告诉我们,当地办医保异地安置手续要报到街道、再由街道报劳动局;看完病报销单据有好多种,邮寄回去找人办,差一样都办不了;报销时间还有限定,超时就报不了,“实在太麻烦了,要是在北京能直接报就好了!”

  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介绍,针对医疗保险费用异地报销问题,目前各地主要有两种探索,一种办法是老年人在居住地看病就医后,由原来医保的管理地区定期报销;另一种是,医保管理地区的医疗保险经办机构,对异地安置较集中的地区,委托当地的医疗保险经办机构代管。由于各个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,不会有统一的筹资水平和报销比例,只有一个指导性的安排。

  胡晓义透露,在目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正在建设的劳动保障信息管理网络,即“金保工程”中,规划增加了医疗保险联网管理的内容,将有助于解决异地医疗费用报销的问题。

  入冬了,潘家园附近的一家社区医院组织老人打流感疫苗。刘大妈看到社区宣传栏通知,一大早就兴冲冲去排队了。排到跟前才知道,万料堂论坛,有北京户口的老人才能打。“我自己花钱打疫苗还不行吗?”工作人员说,得等社区有户口的老人打完,才能轮上他们这些外地老人。

  刘大妈在北京已经定居5年了。前几年女儿在北京找到工作后,刘大妈就卖掉了湖南老家的房子,帮女儿付了首付买了房,自己也彻底搬到了北京。

  生活渐渐习惯了,但时不时就有一件郁闷事提醒刘大妈:你不是北京人,享不了“皇城根”的好儿。不光是打疫苗,自己到年龄了,在北京办不了老年证,就算回老家办了,在北京很多地方也不认。比方讲,买一套北京各大公园的年票,本地老年人花50元,自己得掏120元。老了还要遇到“户口歧视”,刘大妈想不通。

  姜向群教授介绍,按现有体制,老年人医疗、福利等政策都是地区性的,流动人口很难享有暂住地资源。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,老年流动人口呈增加趋势,对流入地福利保障、社区工作、公共服务事业发展提出新课题。

  姜向群建议,加快对老年人社会保障、社会福利的统筹政策;退休金领取和医疗保险报销逐步实现全国联网,为流动老年人创造更多方便。尤其在社区和街道层面,对外来老年人与本地老人应一视同仁,为他们的精神需求和生活需要提供更切实的服务。

  1.回原居住地申领相关表格;2.报至单位或街道;3.单位街道报至医保机构;4.医保经办机构批准;5.选择暂住地定点医疗机构;6.在暂住地就医,自付全款;7.1个月内回原居住地报销



    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开码现场结果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